【讲座纪要】回望来时路—广州考古百年历程回顾

发布人:黄绍英 发布时间:2021-04-15

  

  

202148日下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暨南大学文博专业校外导师张强禄研究员应邀在文学院会议室为历史系师生做了一场题为《回望来时路——广州考古百年历程回顾》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王银田教授主持。

在讲座中,张强禄研究员详细介绍了广州考古自1916年以来发生的重要事件,并从自身的实践经验和文献记载两个方面生动详尽地讲述了广州考古百年来的发展历程。

讲座伊始,张强禄研究员谈到此次讲座选题的缘由,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年,也是中国考古学诞生一百年。所以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性时刻,他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选择了以“广州考古百年历程回顾”的主题,讲述广州考古工作一百年来的发展历程,很有意义。

 

1、辛亥革命之后到抗战爆发

这一部分主要介绍了抗战之前广州考古的一些重要事件,如东山龟岗汉墓发掘的意义、中大语史所与中研院史语所、考古学杂志创办等。《广东考古世纪回顾》中把1916年广州东山龟岗西汉初年木椁墓的发现名为广东考古的肇始,随后一、二十年间,得时局之便的广州,在高校和专业学术机构的层面上,有中山大学语史所和中研院史语所的相继成立;在地方古物古迹保护的层面上,有民间考古团体——中华考古学会和官方文博机构——广州市立博物院的成立,随后依托广州市立博物院,又成立了中国最早的地方职业考古学团体——黄花考古学院。一时间人才机构荟萃,成果瞩目,可见“广州是中国近现代意义的田野考古学的策源地之一”的评价实非溢美之词。

在讲述《考古学杂志》时,张强禄研究员提到张继的题词:“预知中华民族之精神当向祖先之骨髓里去寻”,由此可见创办《考古学杂志》初心之高,也证明了中国考古学在产生之初就以阐释中华文明为己任。

  

  

2、新中国成立至上世纪九十年代

20世纪后半叶的广州文物保护工作进程可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新中国成立到“文革”之前,这十余年是稳步发展时期。这期间较为重要的事件是《广州汉墓》编写和西村窑的发现。1953年初,广州西村石头岗发现了一座西汉木椁墓,标志着新中国成立以后广州考古正式开始。当时地下文物保护主要是市区近郊的考古调查发掘,其中以多处汉墓群的发掘最为重要,麦英豪先生和夫人黎金在此基础上整理编写了《广州汉墓》。《广州汉墓》是广州第一部考古专著、全国第二部地区性断代考古专著,为岭南地区两汉墓葬的断代、分期研究树立了标尺。

1952年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馆员陈仲璧先生在西村水厂对面发现古代瓷窑遗址。西村窑址是研究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遗址,也展现了宋代广东陶瓷外贸盛况。张强禄研究员认为对西村窑遗址进行重新整理研究甚至二次发掘都非常有必要。

在“文革”期间的重要考古事件有石峡遗址和“秦造船场”遗址考古发掘。广东考古百年发展历程中最重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无疑是粤北曲江石峡遗址,地位相当于广东的“仰韶遗址”。石峡遗址发掘过程中举办的三期考古人员培训班,培养了大量的文博考古人才,对岭南地区考古乃至全国考古发展有十分巨大的贡献。其中苏秉绮先生对石峡遗址提出的指导性意见及其撰写的《石峡文化初探》一文对岭南地区先秦考古研究有着深远影响。

  (图片来自讲座演示文稿)

  

在文革后至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考古事件主要有南越王墓、南越国宫署遗址、黄埔军校旧址发掘等。1983年,广东省政府办公厅某基建单位在削平17米的象岗岗顶施工,发现了一座大型石构古墓。南越王墓的发掘得到了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的夏鼐先生的全方位支持。发掘后,经初步整理,在《考古》上发表了《西汉南越王墓发掘初步报告》。田野考古发掘专刊《西汉南越王墓》1991 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这本报告在考古学界获得了大量的荣誉,显示出广州考古工作者的业务水平已达到较高水平。

  (图片来自讲座演示文稿)

  

南越国公署遗址于1995年发现在广州市长话局大院内的建筑工地,经过一再的宣传,终于取得施工单位的同意,大楼基础工程局部停工,由考古队进场作抢救性发掘。老一辈的考古学者与文物工作人员尤其是麦英豪先生为南越王宫署遗址的发掘和保护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张强禄研究员为我们详细讲述了南越国宫署遗址历经艰险的考古发掘与保护历程。回望来时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宏伟壮观的南越王宫博物馆,都是一代代考古人的汗水与努力的成果。

  (图片来自讲座演示文稿)

  

3、二十一世纪以来

二十一世纪以来的广州考古重要工作有光明广场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北京路千年古道遗址、大学城南汉二陵、南海神庙古码头遗址、萝岗来峰岗先秦遗址、黄埔区中新知识城先秦遗址等发掘。

张强禄研究员以当事人的视角为我们详细讲述了2013年萝岗来峰岗遗址跌宕起伏的发掘保护过程。展现了城市考古中基建施工部门与考古部门关系的处理,体现了新闻媒体在广州考古中的作用,也让我们体会到城市考古的不易。通过萝岗来峰岗事件的处理,促成了《广州市文物保护规定》的真正落地执行,自此广州的考古与文物保护工作真正得到社会各界尤其是建设规划部门的重视。

  

来峰岗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航拍照片  (图片来自讲座演示文稿)

4、总结与思考

广州考古百年历程与中国考古一百年的成长基本是同步的。张强禄研究员对文博专业学生说道:“岭南考古大有可为。在岭南区域之内,把文物保护和考古工作做好,把相应研究和课题做好,就是在为中国考古学的成长发展做自己的贡献。广州所处的珠江三角洲是中国大陆与东南亚文化交流的之间的桥头堡和中转站,不管是早期技术文化的交流,还是后期的海丝贸易,这其中很多的课题仍需我们一代代人的努力才能阐释清楚。”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我们在考古路上行进的过程中,需要不断的总结回顾。张强禄研究员引用习总书记的发言:“不忘历史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善于创新。”他希望新一代考古人要有情怀、有理想,把考古事业继承下去,做好本职工作,完成考古人的使命,这也是为社会发展做出自身贡献。

  

(图片来自讲座演示文稿)  

最后在讲座互动环节,张强禄研究员和现场师生就南汉德陵墓前陶器摆放原因与功用,以及基建部门与考古的关系处理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转自暨南考古与文博微信号】